• <nav id="4mw2s"></nav>
  • <nav id="4mw2s"></nav>
  • <menu id="4mw2s"><strong id="4mw2s"></strong></menu>
    歡迎訪問單號無憂物流網_快遞單號查詢網_快遞物流咨詢網_單號無憂物流資訊網
    你的位置: 首頁?>? 國際快遞?>? 文章正文

    我的快遞誰做主

    時間: 2020年10月22日 00:58 | 作者:單號無憂 | 來源: 單號無憂物流網| 閱讀: 78次

    日前,在國家郵政局、中國快遞協會的支持下,順豐、通達系等14家快遞物流公司聯合宣布,將攜手天貓、菜鳥正式啟動2020年天貓“雙11”全球狂歡節物流備戰。據菜鳥“雙11”物流總指揮孫建介紹,菜鳥供應鏈提前做好物流規劃,推出“預售極速達”,首次在“雙11”期間將部分預售商品提前配送到社區,消費者一旦支付尾款可立即收貨。

    對于準備在“雙11”買買買的“剁手黨”來說,這是一件大好事,可以不必擔心像以往那樣,由于人們集中網購導致快遞物流企業面臨爆倉壓力,運轉不靈,到貨遲緩。不過,也有網友表示,如果“極速達”只是送到菜鳥驛站,這沒什么好自夸的,“我不在乎快遞多快能到,我需要的是送貨上門”。

    雖然該網友有點苛求的意味,但其提出的“送貨上門”問題,的確應該引起快遞物流企業關注,需要想辦法解決。事實上,像這位網友一樣,許多消費者事實上并不太在意“雙11”期間快件在數百上千公里路上的運輸問題,他們更關心日常狀態下快遞進入社區“最后100米”的送達問題——若是大件貨品,驛站不管送,自己還得想辦法費勁扛回家;若是生鮮食品,在驛站或快遞柜放時間久了,就會壞掉;若是貴重物品,丟了或磕碰了損失算誰的……

    前不久,消費維權新媒體聯盟聯合各地消協消保委組織共同開展了一次智能快遞柜寄遞服務意愿調查,結果顯示,在回收的近3.9萬份有效問卷中,80%以上的消費者有暫存快遞的需求,49.22%的消費者不認可一些快遞公司實行的“晚19時后派送入柜”規定,40.98%的消費者表示從未接到派件意見征求的電話,超半數消費者曾遭遇快遞小哥拒絕“送貨上門”。

    顯然,快遞服務末端“最后100米”存在的問題具有普遍性。事實上,國家郵政局去年6月頒布并于當年10月起實施的《智能快件箱寄遞服務管理辦法》,對快遞末端相關服務作了明確規定,如要求“智能快件箱使用企業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遞快件,應當征得收件人同意”“收件人不同意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遞快件的,智能快件箱使用企業應當按照快遞服務合同約定的名址提供投遞服務”。而且,幾乎所有快遞服務企業都已建立投訴機制,若消費者不滿意快遞服務可以進行投訴,快遞服務企業會啟動調查和懲戒機制,對出現問題的快遞員作出相應處罰。

    既然有管理部門的規定管著,快遞服務企業也有應對措施,為何還存在這么多問題?原因并不復雜。專家指出,近兩年,快遞行業價格戰愈演愈烈,加上各類商業成本上漲造成快遞加盟網點業務規模增收不增利。價格戰首先降低了源頭的收件價,而面單收入、中轉費和運輸費用等基本固定,最終會使剩余的派件費相應減少。兩頭減少的部分,正好都是快遞員的利潤來源,這讓他們叫苦不迭。中國郵政快遞報社發布的《2019年全國快遞從業人員職業調查報告》顯示,75.07%的快遞員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月收入超過1萬元的占比僅為0.73%。而且,我國快遞從業人員每天工作8-10小時的占46.85%,每天工作10-12小時的占33.69%,近兩成從業人員工作12小時以上。這種情況造成一線網點人員高流動性和高流失率。在有限的配送人力下,部分快遞員為完成準簽率,多不愿意花時間送貨上門,而更愿意選擇寄存驛站或快遞柜。

    看來,關于快遞是放在驛站、快遞柜還是送貨上門的問題,也就是“我的快遞誰作主”的問題,根源在于市場失衡,而要解決這一問題,也必須從市場入手。業內人士表示,多年的低價競爭,已經讓快遞服務行業不堪重負。要滿足客戶的需求,最好的辦法就是利用價格杠桿來區分這些需求,不同的服務采取不同的價格。同時,快遞企業需要打破同質化服務的局面,只有實行差異化服務,才能擁有定價權、話語權。而消費者方面,也需要建立相應的意識:想要享受差異化的服務,自己的快遞自己做主,就要付出相應的費用。

    《中國質量報》

    文章標題: 我的快遞誰做主
    文章地址: http://www.gzcadcam.com/gjkd/97329.html
    Top 天堂AV亚洲AV欧美AV中文